【直參場次】
------------------------------------------------------------------------
確認:


預定:
.【CWT-47】《台大場》
 2017年12月9 / 10日→未報名
.【CWT-K25】《高雄場》
 2017年12月16 / 17日→未報名
.【CWT-48】《台大場》
 2018年3月3 / 4日→???
.【CWT-K26】《高雄場》
 2018年3月17 / 18日→???
.【ICE5】《花博場》
 2018年5月26 日→原創攤???

------------------------------------------------------------------------

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一個家人走了,給我們留下的是9年來的回憶

看著我家的小鳥,做為黑文鳥的他卻像白頭翁一樣
頭頂後面白了一塊

我忽然意識到他已經老了

然後爸爸叫他過去,看他腳步略微蹣跚地跳啊跳
就算他是那麼喜歡爸爸,但年老力衰,似乎有點飛不動了

然後幾個禮拜後,也就是今天
在我補考完回來,我們必須接受他離開我們的事實...

回想起來,他跟著我們家也很久了呢

從我撿到了一隻不知從哪來的銀文鳥(小灰)說起吧
因為小灰的關係,他度過了一段和情敵搶小羽(白文鳥)的生活
他們倆個整天就只顧著吵嘴和打架,但我在旁邊看了倒是覺得有趣
後來那隻小灰飛走了,黑仔和小羽如願的成了情侶
雖然有生過一顆蛋,卻不幸的弄破了

然後

他的戀人是在2003年的12月24日早晨離開的
沒記錯的話,小羽是葬在樓下的庭院
當天晚上也發生了一些溫馨的靈異現象,這算是我相信那些存在的原因

算起來7、8年有了呢
在那之後黑仔他就一直是一個人
只有我們這些家人

國小時我一回家就是放他出來玩
那時他兇得很,腳稍微動一下都會生氣
因為他在正在拖鞋上睡覺

國中後因為很多原因,有點不太管他
除了照常給他飼料、假日偶爾放他進來外
也就沒再理他太多了

現在我高中了,現在他年老了

那一身羽毛亂得蓬鬆
和之前年輕的時候完全不同
那時他時時刻刻都在整理自己的羽毛
每回摸起來都是柔順的

歌都有些斷斷續續地唱著
那是爸爸教他的一段口哨
從8年前他就學起來了,這些年來他也沒有忘
但是無法再像以前那樣整段唱完
只有略為沙啞的前奏和主旋律還是一樣的

就文鳥來說,他也快走到盡頭了吧...
平均的壽命是7年
他是否對於自己的人生感到滿意呢?
那時我只是隨意地這樣想...

今天早上,因為要補考,所以我不得不早起
掀開棉被就有一股冷空氣直向頭頂壓上來
雖然想繼續抱著兔子睡覺,但門外傳來了些令人擔心的聲音
那是金屬的聲響,而且是只有那個鳥籠才發的出的清脆聲音
我立即到前庭上去查看,但是看到的是,黑仔狼狽地縮在桿子下的景象
我忽然感到傷心和愧疚,因為我是應該知道的...
依他現在的體力,怎麼可能跳回那個高處的巢中休息?
我馬上把他抱起來,就怕他繼續受到那些冷風的折磨

但是他的身體好輕,而且好冷...

回到家中後,讓他窩在我的腿上取暖,我只能摸著他的羽毛,靜靜地陪著他
他邊閉著眼睛,不時地叫個幾聲
好像在說什麼?好像想告訴我一些什麼?又或者只是他在自言自語?
但那時為什麼我會直覺地覺得那是遺言?
我看著他,除了「對不起」和「謝謝」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後來補考完後,回到家中,他似乎看起來更虛弱了
看完動畫後,我從我哥那接過黑仔,忍著悲傷摸著他的羽毛
那雙腳已經僵硬了
我看向時鐘...

2011年1月31日 早上10點37分 黑仔走了